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党团文档 > 入党申请

我的入党介绍人意见

时间:2022-07-09 16:46:26 投稿者:离别殇

 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,我在东北航空户林局子弟学校教书。那时女单身只有三人,没有专门的宿舍。单位让我们临时住到孤零零的一栋砖房。屋子不大,窗户不少。没有窗帘,我们只能用大毛巾凑合遮挡一下。有时窗外有点动静,吓得我们一夜睡不踏实。

  一天傍晚狂风骤起,雷电交加,我们早早关了灯,不敢出声。校长突然来到宿舍门外,敲敲门没有进来,告诉我们:从今夜起,他天天睡在走廊另一侧的空房里,他找了好多次,局里答应一个月后给我们调到招待所住。

  校长铺开行李,每天晚上睡在几张报废的课桌上。从那以后,我们夜夜香梦,校长成了我们的保护神。

  校长四十多岁,是沈空转业干部。原是局里宣传干事,有个绰号“宁铁嘴”。绰号源于校长无可辩驳的口才。同时他也是几百号职工中的第一笔杆子。

  之前学校连换几任校长,仍无起色。人不多,心不齐。自从来了新校长,令行禁止,校容校貌、教工的精神状态焕然一新。

  那时我是全局几个重点积极分子之一。新校长刚到学校便找我谈话。他要我事事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。劳动中不要光是闷头干,更要善于协调,组织,管理学生。要学会调动学生的积极性,这比埋头苦干更重要。开会要第一个发言,把大家情绪带起来。

  每次从县里开会回来,宁校长向大家传达会议精神,从来没见他拿过本,却重点突出,逻辑思维异常缜密,每次都说出使人茅塞顿开的话语。冬天零下三十余度,师生都不愿出操,宁校长站在高高的水泥台上,甩掉褪色的棉质伞兵服,光着头,穿着单薄的毛衣亲自喊号领操。

  宁校是我们心中的偶像。那时还有的一位曾获省级劳模的宋师傅作为工宣队进驻学校。他右手拇指缺失。原先是分站木匠。一次徒弟使用电锯出了故障,他放下手里的活帮助排除故障,想不到电锯突然转动,分站地处北疆,断指无法接续。这位山东师傅没文化,没工作能力,但心地善良,同样是我们心中的楷模。

  1979年我被批准为预备党员,介绍人是宁校长和宋师傅。两位学校负责人作为我的介绍人,我不知说什么好。只把这激动隐在心底,把骄傲藏在心中,把感恩之心化作动力,用工作成绩报答两位恩人。

  1984年我离开了那里,与两位介绍人偶有书信往来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渐渐失去了联系。

  前几天,我突然接到来自哈尔滨的电话,是宁校长的女儿打来的。原来的单位早已由嫩江迁至哈尔滨,老校长已经八十多岁了。老校长声音虽然明显不如过去那么朗润,但仍然底气十足。

  撂下电话,我做出决定:去趟哈尔滨,看看我的同事们,看望两位年迈的我的入党介绍人。

  天津市南开区南马路邮电公寓7号楼2304号